爱学网
当前位置 : 爱学网 > 问答 > 其它 > 沈从文散文摘抄,概述,赏析.摘抄沈从文散...
问题:

沈从文散文摘抄,概述,赏析.摘抄沈从文散文作品不用全抄,100字的一段就行了对散文概述内容对此的感想,评价可以从人物,作品入手.帮下忙啊,

更新时间:2024-06-17 19:31:29

问题描述:

沈从文散文摘抄,概述,赏析.摘抄沈从文散文作品不用全抄,100字的一段就行了对散文概述内容对此的感想,评价可以从人物,作品入手.帮下忙啊,
刘振字回答:

  沈从文简介:沈从文(1902-1988),现代文学大师,历史文物研究学者.湖南凤凰(今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)人.苗族.1918年小学毕业后随本乡土著部队到沅水流域各地,随军在川、湘、鄂、黔四省边区生活.1923年到北京自学并学习写作.1924年后开始发表作品.1930年起在武汉大学、青岛大学任教.抗日战争爆发后,到昆明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.抗战胜利后,任北京大学教授.1949年前,主要从事文学创作,代表作有《边城》、《长河》,散文集《从文自传》、《湘行散记》、《湘西》等,被人称为多产作家.1949年后转入从事艺术史研究,有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传世.   沈从文散文概述:沈从文散文代表作是《从文自传》、《湘行散记》、《湘西》等三部散文集等.后两部散文集,在内容上互为表里,在结构上互为经纬,是以湘西历史、现实与未来的发展为中心,融会了作者对湘西社会生活与社会问题的观察与思考,代表了作者散文创作的最高成就.   对沈从文散文的评价与感想:沈从文的经典散文,有叙事的、有抒情的、有释理的.这些散文文笔手法细腻、结构顺当、条理清晰、内容丰富多彩、语言流畅优美.散文中渗透着作者丰富的社会生活和复杂的内心世界.   湘行散记   之   我自从离开了那个水獭皮帽子的朋友以后,独自坐到这只小船上,已闷闷的过了十天.   小船前后舱面既十分窄狭,三个水手白日皆各有所事:或者正在吵骂,或者是正在荡桨撑   篙,使用手臂之力,使这只小船在结了冰的寒气中前进.有时两个年轻水手即或上岸拉船   去了,船前船后又有湿淋淋的缆索牵牵绊绊,打量出去站站,也无时不显得碍手碍脚,很   不方便.因此我就只有蜷伏在船舱里,静听水声与船上水手辱骂声,打发了每个日子.   照原定计划,这次旅行来回二十八天的路程,就应当安排二十二个日子到这只小船上.   如半途中这小船发生了什么意外障碍,或者就多得四天五天.起先我尽记着水獭皮帽子的   朋友“行船莫算,打架莫看”的格言,对于这只小船每日应走多少路,已走多少路,还需   要走多少路,从不发言过问.   他们说“应当开头了”,船就开了,他们说”这鬼天气不成,得歇憩烤火”,我自然   又听他们歇憩烤火.天气也实在太冷了一点,篙上桨上莫不结了一层薄冰.我的衣袋中,   虽还收藏了一张桃源县管理小划子的船总亲手所写“十日包到”的保单,但天气既那么坏,   还好意思把这张保单拿出来向掌舵水手说话吗?   我口中虽不说什么,心里却计算到所剩余的日子,真有点儿着急.   三个水手中的一人,似乎已看准了我的弱点,且在另外一件事情上,又看准了我另外   一项弱点,想出了个两得其利的办法来了.那水手向我说道:“先生,你着急,是不是?   不必为天气发愁.如今落的是雪子,不是刀子.我们弄船人,命里派定了划船,天上纵落   刀子也得做事!”   我的坐位正对着船尾,掌舵水手这时正分张两腿,两手握定舵把,一个人字形的姿势   对我站定.想起昨天这只小船搁入石罅里,尽三人手足之力还无可奈何时,这人一面对天   气咒骂各种野话,一面卸下了裤子向水中跳去的情形,我不由得微喟了一下.我说:“天   气真坏!”   他见我眉毛聚着,便笑了.”天气坏不碍事,只看你先生是不是要我们赶路,想赶快   一些,我同伙计们有的是办法!”   我带了点埋怨神气说:“不赶路,谁愿意在这个日子里来在河上受活罪?你说有办法,   告我看是什么办法!”   “天气冷,我们手脚也硬了.你请我们晚上喝点酒,活活血脉,这船就可以在水面上   飞!”   我觉得这个提议很正当,便不追问先划船后喝酒,如何活动血脉的理由,即刻就答应   了.我说:“好得很,让我们的船飞去吧,欢喜吃什么买什么.”   于是这小船在三个划船人手上,当真俨然一直向辰河上游飞去.经过钓船时就喊买鱼,   一拢码头时就用长柄大葫芦满满的装上一葫芦烧酒.沿河两岸连山皆深碧一色,山头常戴   了点白雪,河水则清明如玉.在这样一条河水里旅行,望着水光出色,体会水手们在工作   上与饮食上的勇敢处,使我在寂寞里不由得不常作微笑!   船停时,真静.一切声音皆为大雪以前的寒气凝结了.只有船底的水声,轻轻的轻轻   的流过去,——使人感觉到它的声音,几乎不是耳朵却只是想象.三个水手把晚饭吃过后,   围在后舱钢灶边烤火烘衣.   时间还只五点二十五分,先前一时在长潭中摇橹唱歌的一只大货船,这时也赶到快要   靠岸停泊了.只听到许多篙子钉在浅水石头上的声音,且有人大嚷大骂.他们并不是吵架,   不过在那里“说话”罢了.这些人说话照例永远得使用几个粗野字眼儿,也正同我们使用   标点符号一样,倘若忘了加上去,意思也就很容易模糊不清楚了.这样粗野字眼儿的使用,   即在父子兄弟间也少不了.可是这些粗人野人,在那吃酸菜臭牛肉说野话的口中,高兴唱   起歌来时,所唱的又正是如何美丽动人的歌!   大船靠定岸边后,只听到有一个人在船上大声喊叫:“金贵,金贵,上岸××去!”   那个名为金贵的水手,似乎正在那只货船舱里鱿鱼海带间,嘶着个嗓子回答说:“你   ××去我不来.你娘××××正等着你!”   我那小船上三个默默的烤火烘衣的水手,听到这个对白,便一同笑将起来了.其中之   一学着邻船人语气说:“××去,×你娘的×.大白天象狗一样在滩上爬,晚上好快乐!”   另一个水手就说:   “七老,你要上岸去,你向先生借两角钱也可以上岸去!”   几个人把话继续说下去,便讨论到各个小码头上吃四方饭娘儿们的人材与轶事来了.   说及其中一些野妇人悲喜的场面时,真使我十分感动.我再也不能孤独的在舱中坐下了,   就爬到那个钢灶边去,同他们坐在一处去烤火.   我搀入那个团体时,询问那个年纪较大的水手:“掌舵的,我十五块钱包你这只船,   一次你可以捞多少!”   “我可以捞多少,先生!我不是这只船的主人,我是个每年二百四十吊钱雇定的舵手,   算起来一个月我有两块三角钱,你看看这一次我捞多少!”   我说:“那么,大伙计,你拦头有多少!全船皆得你,难道也是二百四十吊一年吗?”   那一个名为七老的说:“我弄船上行,两块六角钱一次,下行吃白

推荐排行